让崇高之美熔铸我们的灵魂

2021-11-24 10:50:42 围观 : 175次 来源 : www.zfks.cn 作者 : 中福新闻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26日 01版)

  2500多年前,伟大思想家孔子在欣赏《韶》乐时不禁发出感叹:“尽美矣,又尽善也。”意思是说,真正的美不仅在于能给人感官上的愉悦,更在于能让人领会到仁德的崇高力量。

  200多年前,德国哲学家康德也提出了相近的命题:美是道德的象征。

  东西方两位思想大师跨越时空的对话,让我们体悟到:美,是一门内外兼修的学问。外在美虽好,但没有内在美做支撑,只能是徒有其表。

  换言之,崇高的,一定是美的。

  一

  崇高,是一个让我们读来就会顿生敬意的词汇。

  一个品行崇高的人,一定是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人。中华文明之所以能绵延数千载而生生不息,正在于根植于民族文化血脉深处的家国情怀。

  屈原在《国殇》中椎心慨叹:“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陆游在《示儿》中殷殷敦嘱:“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文天祥在《过零丁洋》中凛然高歌:“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这些抒发深厚爱国情怀的诗句,是“挺直腰杆”最好的营养剂,深刻塑造着中国人的志气、骨气、底气。爱国,是人世间最深层、最持久的情感,是一个人立德之源、立功之本,也是最自然最深厚的崇高之美。

  正是凭着一腔爱国情、报国志,一代代大写的中国人,在中华大地上书写了一个个感天动地的英雄传奇。

  甲午海战中的邓世昌、丁汝昌等爱国将领,在国家危难之际,无惧侵略者的坚船利炮,顽强应战,决然赴死,把一腔热血倾洒在祖国的壮阔海疆。

  抗日名将杨靖宇率领东北抗日联军,在朔风怒吼的白山黑水间与强敌周旋,“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牺牲时胃里只有枯草、树皮和棉絮,没有一丁点粮食。正如后来瞻仰者感言:“伟岸的,不仅仅只是海拔;震撼的,永远只有灵魂!”

  “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留美期间,“无一日、一时、一刻不思归国”,关押虐待消磨不了他报国的壮志,严密监视阻挡不了他回国的决心。我国导弹和航天事业的崛起,与他的拳拳爱国之心密切相关。

  他们的感人事迹,充分彰显了家国情怀的博大与深沉:因为热爱,所以执着;因为执着,所以伟大;因为伟大,所以崇高。

  正是因为崇高,才有了我们今日的山河烂漫、风光无限!

  二

  19世纪中叶,在阴云密布的欧洲大陆,两位最伟大的思想家捧出他们最伟大的思想精粹——《共产党宣言》,像一道闪电划过欧洲上空,照亮全世界。

  70多年后,在中国浙江义乌的一个小山村,这部集真善美高度统一的经典之作,被进步青年陈望道译成中文。从此,这部著作让中国一大批先觉者体会到,“真理的味道非常甜”,共产主义成为他们坚定的信仰和执着的追求。

  追求理想之路总是荆棘丛生,艰辛而漫长。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精神愈挫愈奋,信仰愈磨愈坚。

  热播剧《觉醒年代》,向我们展示了百年前中国的先进分子和热血青年追求真理的燃情岁月。

  一个人有了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就有了勇往直前的精神力量,就有了“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强大定力,就有了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在上海龙华监狱,拖着沉重镣铐的陈延年、陈乔年,面对敌人的刺刀枪口回眸粲然一笑的镜头,绽放出的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动人心魄。

  今天,很多青年自发来到位于安徽合肥的“延乔路”,在路牌下献上鲜花,表达深深的敬意。丹漆随梦的背后,是动人心魄的美的绵绵延伸。

  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英勇奋斗,成千上万的烈士为此献出宝贵生命。“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理想信念之光不灭,崇高追求之美长存。

  一大批胸怀远大理想和坚定信念的先进分子,书写着中国人气贯长虹的精神史诗:

  李大钊、方志敏、赵一曼、江竹筠、张思德、王进喜、雷锋、焦裕禄、孔繁森、谢高华、张富清、王继才、杜富国、孙家栋、黄大年,以及以钟南山等为代表的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以黄文秀等为代表的脱贫攻坚第一书记群体……

  每个名字和集体,都充盈着崇高的价值追求,都是闪亮的精神坐标,都彰显着榜样引领的强大力量!

  三

  一个人有了崇高的理想信念,必然是现实中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人。周身激荡着浩然之气,洋溢着阳光之美。

  一个人动摇或丧失了理想信念,必然是现实中见利忘义、蝇营狗苟之徒,在风雨面前东摇西摆,在考验面前丑态毕现。

  历史和现实一遍遍生动地诠释着这个道理。

  他们曾经一起在石库门和南湖红船上商议建党大计,却在后来走出了迥异的人生——

  毛泽东、董必武等坚持马克思主义信仰,坚定理想信念,在中国革命道路上勇毅前行,最终成为我们党的杰出领导人、共和国的缔造者。

  陈公博、周佛海丧失信仰、叛党投敌,虽在敌对阵营也谋得高位、风光一时,但终被人民唾弃、历史抛弃。

  他们都是我们党的领导干部,却画出了截然相反的人生轨迹——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